煜晨also

可以叫我 阿晨
蜜汁杂食 雷点不多

我画的这么丑真是打扰了……
草稿比勾出来好看点w色也不想上^q^
只画了饭田的本体(眼镜)就不打他的tag了hhh

白鄔東:

脸部各角度参考图整理,LOF也分享一下~

我觉得很好用(〃'▽'〃)

下载:【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fiL95074pP-wmTBJ55aoxQ

临鱼=临摹摸鱼[说明

图堆在这个tag里了,方便大家看到说明以免引起误会
#煜晨的临鱼#这个tag里更新的图应该都是临摹。虽然不记得是哪些太太的作品,但是绝对不会商用(竖三指发誓)人格担保!!!
如果太太发现后 不允许临摹,会删掉发的图(鞠躬)

用半夜瞎摸鱼除下草~之后的更新 应该 都是 不记得 是哪个太太的作品(绝对不会商用 只是觉得好看保存了下来) 临摹!🙏

不安定:

有幸担任了今年的初音交响乐【MikuSymphony2018-2019】的主视觉以及服装设计!请多指教!

官网地址:http://sp.wmg.jp/mikusymphony/

月亮越来越圆,思念越来越远。绿谷出久望着那颗饱满的光球,眼中却不曾是皎洁。
「小胜在哪里?」「他还好么?」
心中充斥着与纯净月色相矛盾的疑问。
绿谷出久知道,他解答不了这些疑问。

离上次的见面,到底相隔多久了?三年?五年?还是十年?对不起,小胜,时间过去实在太久了,久到我的记忆都模糊了呢!
三年或五年或十年前,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,我们在干什么呢?
放学后在同一条回家的小路上说着悄悄话么?
你总爱给我讲鬼故事,害得我夜里怎样都睡不着,吓的。
从家里偷钱买一支冰棍儿一人一半么?
差点就被光己阿姨发现了呢,不然可就糟糕了,你告诉过我光己阿姨打人很疼。
两人故意在暴雨中共打一把小伞,被淋成落汤鸡么?
那个时候你非说什么「男人是不需要打伞的」,结果还不是不讲理的过来扯走了我那把可怜的小伞。我那个时候也不争气,任你抢去雨伞,只知道掉眼泪。我那么可怜,你同情我,才勉强把伞倾向了我。
去即将拆迁的老公园里玩碰碰车么?
我们差点把那几辆老式碰碰车撞成一堆废铁!
还是半夜轻手轻脚、鬼鬼祟祟的瞒着妈妈偷跑出门与你相见?
我还记得三年或五年或十年前的那个夜,月亮像现在一样圆像现在一样亮。
只是那时候我俩都希望它再暗些再暗些,暗到让我们看不清对方的脸,那是最好的!只可惜月亮并不是台灯。明明不到满月,却仍倔强的映射着明明不属于自己的光。
那光让你看到我的害羞无措,让你看到我的脸红到滴血和我那一点带着色情的喜欢。但是那光也让我看到你的大胆嚣张,让我看到你的脸上明显有了些粉红和你那一丝幼稚的占有欲…………
唉,我不想再去思念,可无奈闭上眼是你,睁开眼是月。毕竟月亮越来越圆,思念就会越来越远啊!小胜。

是稿子……………(心情复杂)

是不是我老了,没办法和同龄人一起充满热情了_(:3」∠)_